中国微信投票网-最权威的微信刷票|微信拉票平台!专业人工拉票团队24小时服务,致力于打造一个安全、透明、人性化的网络刷票服务平台!人工、专业、高效、安全、稳定

微信投票网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投票新闻 > 投票资讯

朋友圈萌娃投票被骗6000元 客服主动介绍人代刷票1张票1元

2018-06-30 10:25:34 微信投票网 阅读
微信投票刷票器_网络刷票神器_微信刷票软件_微信投票系统

投票

朋友圈萌娃投票被骗6000元

客服主动介绍人代刷票1张票1元 公安机关提醒投票信息可能被倒卖

“亲,帮我家孩子投个票吧”“今天继续投哟,一天3票哦”……相信不少人在朋友圈或微信群中都收到过类似信息,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人际交往的一种负担。近期,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知,明确规定凡是涉及学生或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得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可是,投票并不只拉拉人情票那么简单,以为家长就因为参加“萌娃评选”一步步落入了圈套,损失了6000元。公安部门之前就曾发出警示:投票涉及泄露个人信息,需要谨慎处理。

投票背后可能隐藏骗局

种类繁多、次数反复的网络投票,几乎成为朋友圈一道“风景”。每当打开朋友圈,总能见到几个拉票链接,还有一些“求投票”的私信。去年9月,市民郭可的儿子入读小学一年级后,在参加校内外活动时,也被要求进行网上拉票,这让郭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才算是理解那些拉票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大环境这样,大家都在拉票”。

而更为夸张的是,在看似简单的投票背后还可能隐藏骗局。

在白领妈妈谢思倩就因参加某项“萌娃评选”而损失6000元。对于被骗的步骤,谢思倩是这样总结的:

第一步,初尝甜头。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赛,通过一篇名为“十万大奖萌宝宝大赛开始报名啦”的微信文章添加公众号,文章中称只要添加微信,发宝宝照片参与投票,就有机会获得一等奖,奖品可谓相当丰厚。报名参加后,不但不用交纳费用,还真的领到100元红包,从而信以为真,发动身边的朋友一起投票。

第二步,刷票赶超。过了几天,发现宝宝与上一名的票数始终差一票。在加大拉票力度的同时,开始怀疑始终差的一票会不会是个骗局。然而客服告诉她,是因为有人在刷票。为了让自己的宝宝排名靠前,用客服介绍的刷票人代刷了2000票,一张票一元。

第三步,继续刷票。刷票后,名次上升,第二天又下滑。刷票方主动联系,提出再刷一次,有希望拿到一等奖。在煽动下,又掏4000元,排名一下冲到了第二。两天后,排名再次下滑。准备直接刷6000元的票,最后其丈夫陈先生知道后及时制止。

“孩子爸爸在调查后发现,大赛没有主办方,没有赞助商,怀疑是骗局,要求退款6000元被拉黑。发现上当后,便报了警。”谢思倩说。

主办方要扩大活动影响

对此,市民反映说,曾经有所谓的自媒体平台和她所就读大学的学生会合作,“有的参与社团,结果硬生生花了四五千元人民币刷礼物,最后得了不到1000元的奖品,想投诉平台却发现什么信息都没有,就是个黑平台”。

这种“比赛为名营销为实”的操作方式并不罕见。根据媒体在2017年的调查数据,43%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朋友圈里的拉票活动已经变成各种商家的营销手段。作为一次营销,主办方肯定更在乎活动本身有多大关注度,而投票数显然就是关注度的一个体现。至于哪个孩子是第一、这个比赛是拼实力还是拼人脉,这往往就不在主办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直接依靠投票活动盈利。据报道,设置有刷礼物买票功能的投票页面,大多由投票活动主办方外包给第三方公司开发,而家长刷礼物花的钱也大多进了第三方公司的口袋。站在利益角度上讲,商家肯定希望孩子和家长能多花钱买礼物。

刷票价格由难易程度定

大家都看得见发在朋友圈里的投票链接,但是对投票背后的操作又了解多少呢?

记者调查发现,微信朋友圈投票活动背后,活跃着不少专门从事投票、拉票的公司。记者在一家网购平台上搜索“公众号刷票”,页面显示“非常抱歉,没有找到与公众号刷票相关的宝贝”。记者随后搜索“公众平台号 投票”,挑选了排名靠前的商品。商品详情显示卖家之前承接的一系列投票活动,如“2017先进工作者评选活动”“烽火英雄 决胜2017”“最具魅力老板”等活动。

记者随后又添加了一名刷票卖家,当询问刷票价格时,卖家称不同链接报价不同,同一链接不同日期不同时间的报价也不同,波动比较大的是mp链接。至于何为mp链接,卖家的解释是,“复制一下你的投票链接,看到里面有mp两个字母,那一般就是了”。

当记者将上个投票平台的链接发给卖家时,卖家表示每票价格0.12元,都是用不同微信号、不同ID、各种手机端手工投票刷票,保证票的手工质量。

记者询问卖家能够刷多少票时,卖家回复“300票起投,一小时3000票到20000票”,并且坚持要微信转账,不走淘宝交易。记者从卖家处得知,不同价格之间的区别在于投票是简单还是复杂,有的投票只需要点开链接,点击投票即可,价格低;有的投票需要关注公众号、接受验证码、下载App,价格自然就高。投票量大的话有优惠,比如20000票原价1600元,只需1520元,“在原价基础上优惠80元,快到成本价了。”卖家如此进行推销。

当记者跟卖家聊到做刷票活动的收入时,卖家回避这个问题,向记者讲起了拉票秘笈:“很多朋友圈的网络投票都是前期好投,后期难投。曾经有客户直接甩开对手1万票的差距,对手当时就放弃了。到了投票后期,网站可能会加大投票难度,比如从没有验证码到有简单验证码,从简单验证码变为复杂验证码,有的还需要注册登录手机验证才能投票。后期访问量加大,网站变慢,服务器差的网站半天进不去,严重的甚至崩溃,导致活动提前结束”。

投票成为灰色暴利产业

灰色的暴力产业——这样的表述来自曾经从事过刷票拉票等相关业务的韩明(化名)。

“大家在朋友圈看到各种投票活动,一般奖品奖金都非常丰厚,而这些奖品和奖金大多都是由赞助商提供的,因为他们达到了通过活动进行广告宣传的目的。”韩明说。

那么作为一些活动的组织者,通常也就是投票的发起方如何盈利呢?“从直接和间接两个方面获得,直接的方面要么是赞助商额外给付,要么是通过灰色刷票,或者是活动里的支付刷礼物增加魅力值、票数,通过这些直接获得利益。”韩明说,“间接的方面就是吸粉,引导参加投票者关注各种微信公众号或者App、个人号、网站等,才能投票,也就成了强制吸粉。这样的活动一次吸粉都是以万计算,而这些粉可以后期变现,或者直接卖掉,获利也是非常高的。如果两个方面同时进行的话,一次活动至少能够获利几万元,如果操作火爆的话,挣10万元以上也不难。”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结束。据韩明透露,有些投票的发起方会在建立起投票平台后,通过后台监控数据,运用小号添加选手,然后私聊他们,说是可以提供代刷票活动,一元一票,“而其实哪有什么代刷,只不过是在后台修改下数据的事”。

“另一种就更狠了,直接建好投票平台,然后到处发广告,说攻破了某个投票活动的漏洞,可以直接改票。如果谁想轻松拿大奖,可以找他们帮忙改票,100票多少钱,1000票多少钱,可以先测试,再收费。”韩明说,如果参与投票者有点心动,他们就开始拉你进行免费测试,让你进入投票活动页面报名,然后按照你的要求增加票数;结果你信以为真,花几百元投上几千票,让你暂时排第一名,而你就会美滋滋地等着拿大奖,“这个时候,骗子会用同样的手法,去找有同样心态的20个人,让你们互相竞争,看着即将到手的大奖,再想想前面都已经投进去的,算算成本和收益,咬咬牙又会投钱去刷票,结果被忽悠进去几千元,直到你最终惊醒,但为时已晚”。

■公安提示

投票涉及信息要谨慎

此外,记者注意到,早些时候,就有公安机关就网上投票活动向公众发出警示:因为投票涉及填写个人信息,确实存在个人信息被倒卖的可能性。微信个人信息泄露只是表层,更大危害在于,不法分子利用你的微信关联信息,获取你的其他网络信息,“一旦重要的个人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不法分子就会根据信息,给你发送诈骗链接或拨打诈骗电话,就可能带来财产损失”。

据《法制日报》


标签:   投票 代刷票1张票1元 代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