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清聚富荣】天津市武清区最新消息/楼盘房产/人才招聘/便民二手等,及武清本地微信交流群,北京武清通勤微信拼车群等,武清人自己的网上家园★通武廊轻轨最新消息

武清聚富荣

武清佛罗伦萨
网站首页 > 今日新鲜事 > 武清新闻

武清十四仓遗址即将发掘 汇集河运海运的高规格物流园

2022-03-09 12:13:43 武清聚富荣 阅读

天津北方网讯:京杭大运河武清段是天津境内的最后一段,作为进京前的最后一站,武清发挥着物流园的作用,南来的货物均在此储存分拣,而后运入京城。元朝时,政府在武清设立十四仓,为官方属性的物流仓储,十四仓从元朝到清朝,运行了600年,然而至今关于十四仓仍有许多谜题待解。2021年,国家文物局批准了国家级文保单位十四仓遗址项目的发掘申请,今年,发掘工作将正式开始,作为大运河元代仓储最后的秘密,尘封百年的十四仓遗址将为我们讲述更多运河往事。

汇集河运海运的高规格物流园

武清区河西务在元代以前就已经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被誉为“津门首驿”,1267年元政府建都北京后,为保障元大都物资供给,开始大规模组织漕运,自1275年起,循隋炀帝开凿的永济渠运江南粮北上,元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自京畿运司分立“都漕运司”,把衙门设立在“旅店丛集,居积百货”,“漕渠之咽喉”的“京东第一镇”河西务。至元二十五年,元朝内外分置漕运司二,根据元《海云志》记载,“其在外者,于河西务置司,领接海道事。”并在城北建十四仓,储备漕粮物资。

1289年,元朝开凿惠通河,漕船沿运河可直达北京,从1283年起,漕粮可从长江口海运至直沽,再转运至北京,无论河运还是海运,直沽地区都是漕船的必经之地,河西务也就显得分外重要。“十四仓在元朝时是高层漕运管理机构的所在地,这一点可以从任命官员的层级看出,《元史》记载,河西务十四仓,秩正七品。当时的县令不过七品,十四仓只是个仓储机构,管理者却与县令平级,可见其规模之大,体现了朝廷对此地的重视程度。”武清区博物馆馆长沙福山说。

不时现身的运河旧物

大运河流经武清,留下了很多痕迹。“我们小时候就听老人说,哪里挖出过东西,或者哪里的河道捞上来了东西,这样的事并不算罕见。”武清区博物馆讲解员张敬告诉记者,她是土生土长的武清人。

根据现有记载,武清区境内多次发现过古沉船,主要有大良的杨驸马沉船、大沙河乡的三角坝沉船、下伍旗乡的陈庄沉船、双树乡的双树沉船、杨村镇五的五街沉船、大沙河乡的东西仓沉船、南菜村乡的聂官屯沉船。

2002年5月31日,杨村北运河光明桥施工,出土了两座硕大的护法铜像和一座石碑,石碑记载这些物品均属于杨村玄帝庙,庙建于明初期或中期,重修于明万历三十五年,两座铜像分别是马灵耀和赵公明,铜像均与真人等高,通高176厘米,现陈列于武清区博物馆内。

在农田里,农民耕作时也不时会挖出东西,“因为十四仓遗址距离地表并没有多远,搭个大棚挖深一点就可能挖到遗址层,这也是我们想要发掘十四仓遗址的原因之一,为了更好地保护。”沙福山馆长说。

武清聚富荣
武清聚富荣

杨村北运河光明桥工地出土的铜塑像

十四仓猜想

十四仓分别是永备南仓、永备北仓、广盈南仓、广盈北仓、充溢仓、崇墉仓、大盈仓、大京仓、大稳仓、足用仓、丰储仓、丰积仓、恒足仓、既备仓。根据勘探,十四仓遗址位于一处高地上,南北长约1公里,东西宽约0.5公里,面积50万平方米,文化层厚1-2米,跨越从金到清多个朝代,主要由3个岗子构成,以东岗子散布瓷片最多,北岗子地下掩埋有墙砖、下水道等遗迹。元代时,十四仓是一片禁区,无人居住,现在遗址已基本被农田覆盖。

十四仓是随着清代漕运渠道的丰富而逐渐衰落的,虽然年代并不算十分久远,但关于十四仓的许多详情至今仍未找到清晰明确的记载。比如作为元朝时大都外围最大的漕粮仓库和码头,十四仓里到底都会储存哪些种类的货物,这些货物是如何分类存放的,每个仓的存储量能有多大,研究人员都希望通过对十四仓遗址的发掘找到答案。“十四个仓中,有5个仓格外特殊,它们是永备南仓、永备北仓、广盈南仓、广盈北仓、充溢仓,根据《元史》记载,这5个仓各置监支纳一员,正七品,大使二员,从七品,列使二员,正八品,而剩下的9个仓都是大使、列使各一员。这五个仓为什么要多派两个人手,里面储存的是什么,这是我们很想知道的。”沙福山说。

另有传闻十四仓东南侧曾有“海子”为停船处,海子附近的隆起高地为码头,运河的大船在海子处换成小船向十四仓运输货物,急用的货物通过陆运进入北京。这一传闻是否真实,或许也可以通过考古发掘寻找到答案。

十四仓盲盒

普通民众关注考古发掘,常常将注意力集中在出土文物的价值上,虽然考古工作者从不以出土文物的等级衡量考古项目的价值,但不可否认出土文物确实给考古工作带来了一些“开盲盒“式的惊喜,诸如海昏侯墓中成堆的褭蹏金,纵使是见多识广的考古专家也为之震惊。

1982年,天津市文物部门发掘了十四仓遗址的局部,发现了成排的房屋基址和水下管道等遗迹,并出土了较为丰富的元代遗物,包括有“皇甫”“南京”等铭记的铜权、铁权,石砚、龙泉窑影青小狮、定窑小瓷人、铜镜,以及定、钧、磁州、龙泉等各窑系的碗、碟、盆、罐、炉、盏等各种瓷器,其中部分文物陈列在武清区博物馆内,像是影青凸凤纹梨式执壶、青白釉印花鸟纹扁壶这样的出土文物,虽然品相已不完整,但仍能看出其做工精美。“这些物品有的是当时看守十四仓的人的日常用品,有的是仓内存储的物品,从十四仓的规格来推算,仓内应该是有官窑的。”沙福山馆长说。

武清聚富荣
武清聚富荣

十四仓遗址出土的精美酒具和钧窑盘

2021年,十四仓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获国家文物局批准,预计于2022年3月开始着手准备发掘工作。十四仓是关于京杭大运河的为数不多的仍存待解之谜的文物遗址,京杭大运河元代仓储最后的秘密,或将被解开。(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标签:   武清 十四仓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