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刷票爱好者聚集平台,提供全国微信投票服务,专业人工拉票团队24小时服务,致力于打造一个安全、透明、人性化的网络刷票服务平台!

微信投票网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投票新闻 > 投票资讯

新财富评选投票叫停 暂停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

2018-09-25 20:36:54 微信投票网 阅读

新财富评选投票叫停 分析师名利场凉凉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发酵多日的“不雅饭局”事件,引发行业震动。

9月21日晚,新财富杂志宣布,鉴于突发原因,暂停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在投票暂停期间将与各方保持积极沟通,并充分调研意见,全面优化评选规则和评选流程,相关进展将及时公示。

此前,证券业协会官网发布30家券商《关于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的声明》。声明称,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这30家券商决定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

根据新财富此前发布的统计数据,在今年征集期间,有来自43家券商研究机构的1500余位分析师/销售服务经理报名参评。

有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不排除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被取消的可能。而一旦评选取消,则会引发行业巨变,整个行业将面临“去产能”,大批从业人员面临裁员降薪,分析师的定价方式也将改变。

30家券商退选

新财富杂志是“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的主办方。9月18日,是今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的投票启动日,但一则券商分析师与私募基金总监在酒桌上的“不雅”视频和相关照片却在网上迅速传播。由于正值新财富评选投票首日这一特殊节点,风波迅速发酵。

当天,新财富杂志发布公告,宣布取消方正证券马军等参与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的参评资格,取消相关投票人的投票资格。随后,方正证券发布红头文件,宣布对马军、廖蕾立即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从严问责。

此后,市场有消息称,相关部门希望券商签署一份退出新财富评选声明。9月21日下午,实锤落定,共有30家券商退出新财富评选,分别为:安信证券、长江证券、东北证券、东方证券、东吴证券、方正证券、光大证券、广发证券、国金证券、国盛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华创证券、华泰证券、民生证券、平安证券、上海申银万国证券、太平洋证券、天风证券、新时代证券、信达证券、兴业证券、招商证券、浙商证券、中国国际金融、中国银河证券、中泰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银国际证券。

证券业协会发文称,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30家证券公司决定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一些证券公司中以个人名义参评的人员也表示退出评选。证券业协会称,对相关证券公司主动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的做法表示支持,并予以点赞。

实际上,在9月初,证券业协会已向众券商下发《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简称“评选通知”)。评选通知对证券分析师参加评选活动提出了8条要求,其中第四条是,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刊载或发送拉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各类自媒体上刊载或以邮件形式发送拉票信息等。

请吃饭、送礼品卡、送公交卡曾是分析师拉票的常用手段,利益输送是被明令禁止的。评选通知要求,各家券商应建立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人员参加有关评选活动各个环节廉洁自律的内部控制和责任追究机制。“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向投票人请客送礼,包括提供礼金、礼品、旅游、红包、娱乐健身等利益,或者以其他变通的方式进行利益输送。”

此外,介绍过往的牛股成绩也不被允许。评选通知要求:“各家公司、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外发分析师、研究团队的介绍材料应客观、真实,并经过公司合规审核,不得以过去推荐的某一只或部分证券走势、涨幅证明自己的过往业绩。”

不过,今年新财富投票首日即出现饭局乱象。虽然当事人表示饭局仅为私人聚会,并非为新财富拉票,但事件迅速发酵,新财富随后表示该事件“影响非常恶劣”,决定取消方正马军团队“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资格。

上海一家大型私募投资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最佳分析师评选有可能会被取消,将直接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

渐渐走样的评选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最早出现于2003年,由新财富杂志创办,每年由机构投票选出中国资本市场最出色的分析师,被称为投研界的“奥斯卡”。在这场盛宴中,彼时刚创刊两年的新财富杂志迅速成长为国内一流财经杂志,而上榜的分析师们也开始名利双收。一个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的首席,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甚至千万元。

可以说,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为推动卖方研究的发展起到了卓越的贡献。但巨大的利益诱惑,早已使得每年的评选,不再单纯只是执业质量的考察。业内人士指出,这几年新财富评选过程中,乱象丛生,研究娱乐化、口号化、民粹化,真正有价值、有深度的研究越来越少;各种拉票、请托现象层出不穷,使卖方研究渐渐走向一个死胡同。

参与评选的研究员们通常在年初就要开始备战评选,在每年二三月份开始,到七八月份会进入一个加速期,“路演、和客户交流的频率在这个时期会明显地高得多”。

据新财富发布的统计数据,7月下旬开始,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公开征集候选人和投票人。在今年征集期间,有来自43家券商研究机构的1500余位分析师/销售服务经理报名参评;1600余家机构申请投票资格,申请机构基本覆盖目前市场中上规模的主流投资机构。

申请机构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国新投资有限公司、全部公募基金、全部保险资产管理公司、100余家保险公司、80余家银行、80余家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自营业务部、700余家私募基金、80余家QFII/海外投资机构等。

据统计,上述各机构管理的资产规模合计超70万亿元。

由于市场上有投票权的机构有1000多家,精力再旺盛也不可能覆盖所有。因此,那些大基金公司、大保险资管,由于手握重票,会成为各大研究团队竞相争取的客户。

上述投资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张选票对于一个行业可以投5个团队,投给第一名团队可以加5分(第二名4分,以此类推),大公募基金、大保险资管的投票权重非常大,根据机构的产品资金规模,一家大基金公司可能会有两三百张票,最多能给一个团队投出上千分,而一个小私募可能只有1票,最多只能记5分。”

而最终客户投票,并非完全看重分析师的研究能力和服务能力。上海一家中型券商分析师王宇(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客户会给你投票,首先是基础研究做得好,票推得好;第二是服务做得好,比如客户需要一些数据,需要联系专家、联系上市公司等,你都能及时提供,这两点是最基本的。”但与此同时,近年来还取决于另外一些因素,“比如与客户交流的频率,是否经常去拜访客户,与客户交流的效果如何,或者你们私交很好等等,也就是一些‘拉票’的能力。”

在往年能够进入新财富前三的分析师,是基础研究做得好更重要,还是服务、公关能力强更重要?王宇认为,“能上榜新财富的,两类人都有,两方面都好当然是最好的,但更多的是一方面做得非常好,另一方面做得普通,这样就是可以上榜的。那些被大众诟病的推票水平低的分析师,往往出现在‘服务和公关’能力远高于‘基础研究’能力的群体里”。

在这个过程中,分析师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变成“销售总监”,拉关系,广泛拜票。王宇表示,新财富评选最终渐渐偏离了设定的路线,“有投票权的机构有上千家,分析师再怎么精力旺盛都只能覆盖有限的数量,但要在新财富上获得名次,需要广泛地拜票”。

当分析师不得不花时间、浪费情商在投资经理的关系维护上时,为了吸引注意力走网红、标题党路线博出位时,最终用于投资分析的精力必然会受到影响。

分析师定价机制生变

不过,绝大部分受访的业内人士(无论卖方还是买方)仍然认为:上榜的分析师们大部分有着很强的研究能力。深圳一家大型券商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虽然确实存在一小部分研究水平不甚出众的上榜分析师,但整体上仍然代表了行业里最优秀的那一部分。”

“如果没有分析师评选,那么卖方机构的激励机制是什么呢?如果单纯按照派点,很多中小机构是无法得到服务的,因为这些小机构不会贡献佣金,而佣金取决于资金规模和交易量,大部分的机构资金总额不高,而大的保险资管由于交易频次少,交易量少因此佣金并不高,因此,会贡献佣金的主要是一些大的公募基金,最终会得到服务的也只是这些大机构。”王宇说。

而一旦有了分析师评选,对分析师来说,新财富评选让分析师的身价有了一个市场化的定价机制,知名度提升,相应的薪水待遇也会提高。

此外,对大型机构来说,市场化的榜单给了它们挑选合适服务团队的参考,减少筛选的时间成本;对中小机构来说,可以得到更多从前没有的被服务机会;对大小散户来说,有机会看到更多的公开投资报告;对参选的券商来说,旗下的团队上榜,对整个公司都是很好的宣传,相当于打广告。

一般来说,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从开始扎扎实实做研究,推出一些好的股票,做好相应的服务,让客户认可需要多年的积累,这个过程,有些人需要三四年,有些人需要七八年甚至更多。

一位从业人员从一个普通的研究员成为新财富上榜分析师,薪水会数倍上升。王宇表示:“一般情况下增加5倍问题不大,至于多少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所在的平台;二是领导愿意给多少。在一个券商研究所中,新财富的行业首席薪水有数百万元至上千万元的薪水和转会费,而普通的行业首席可能就在100万元。此外,中小券商研究所会愿意给更多的钱来留住人才。”

丰厚的薪水吸引着无数名校背景的年轻人,他们前赴后继投入这个行业中,造就了一批全世界最勤奋的分析师,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而一旦评选取消,则会引发整个行业巨变。

“整个行业将面临‘去产能’,一批从业人员会面临裁员降薪,同时,行业回归‘派点制’,一大批中小机构将不再有机会得到卖方团队的专业服务,毕竟专业的研究是要付费的。”王宇表示。


标签:   评选投票